1. 警惕“間諜”變形計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孫立華 孫龍海責任編輯:伍行健
      2019-09-27 04:00

      今年5月30日,有關媒體報道稱,某國國防部撥出4500萬美元專款,研發“持續性水棲生物感應器”——利用發光浮游生物和伊氏石斑魚等海洋生物對海底環境改變的強大敏感度,以獲得更大的靈活度去觀察水下或海底物體,監視他國核潛艇及水下載具的活動。

      如此挖空心思“培植”生物“間諜”搜集情報的做法,其實并不是個例。隨著現代科技的加速發展,間諜技術手段也隨之花樣翻新,令人眼花繚亂、防不勝防。如可在千米之外通過感知房間玻璃的震動、電磁輻射等來判斷房間里人的談話內容,利用預先安置的微波、激光、納米竊聽器竊取房間里的談話記錄……可以毫不客氣地講,一些國家為獲取情報,在技術手段應用上真可謂是無孔不入、無所不用其極。尤其需要引起高度警惕、提高預警預防能力。

      輻射“間諜”

      在某國,曾發生過這樣一件事:一輛掛著某大使館牌號的藍色小轎車每天準時駛出大使館,停在一條公路上修理,兩小時后又準時駛回大使館。這種異常行為引起駐在國反特機關的警覺。特工人員設計了一場車禍,裝扮成交警對小轎車進行檢查,結果發現,小轎車的頂棚材料是噴了漆的玻璃板,打開后里面有大型線圈和電子線路,實為一種竊聽裝置,竊聽的對象就是那條公路旁架設的載波電話。

      小轎車中的裝置是如何竊聽的呢?原來,載波電話是利用載波技術進行通信的,通信中為了能使一對線路實現多路同時通話,在發信端將各個用戶的信號分別調制到不同的頻率上,收信端再將其區分開,調制后分別送到相應的用戶那里。載波電話傳送的信號頻率一般很高,傳輸中不可避免地會輻射到線路周圍的空間。用大型線圈把這些輻射電波接收過來,經過解調,便可竊聽到載波電話的內容。這種竊聽方式就叫輻射竊聽。

      此外,如果你在電腦鍵盤上打字,間諜人員使用一種竊聽技術設備,在千米之外也能通過電磁輻射,瀏覽你電腦屏幕上的文字。

      子彈“間諜”

      上個世紀50年代,一種名叫“蝎”的微型無線電竊聽器問世了。它比火柴盒還小,可用氣槍將它發射出去,黏附在任何建筑物的外壁上,能清晰地竊聽到室內的每一種細微聲響,再將這些聲音轉換成電波,經過放大電路,用超短波發射出去。在直徑8公里范圍內,超短波接收機就可把這些電波記錄下來,用解碼打字機打印出竊聽到的內容,形成文件。這種竊聽器在當時是諜報機構的秘密武器和從事間諜活動的“撒手锏”。

      幾十年后,一種更為先進的“子彈竊聽器”問世了。它的外形與普通子彈沒什么兩樣,但它的彈殼內裝有一個超微型的超高頻收發射器。用微聲沖鋒槍把它發射出去,然后戴上超高頻電子接收耳機,就可聽到遠處敵人的對話。為了更遠距離和更大容量地進行竊聽,還可把它改裝成“炮彈竊聽器”,用火炮發射到敵方的縱深陣地去。某國軍隊曾在一次軍事演習中,用這種剛剛試制出來的竊聽器,非常清晰地聽到了隱藏在遠處峽谷內伏兵的低沉對話。

      激光“間諜”

      一談到竊聽,人們就會想到安放在電話、飾物等物品內形態各異的電子竊聽器,很難想象到可以用光來搞竊聽。實際上,在秘密戰線上,光已被利用制成間諜活動的竊聽設備——靠光波工作的激光竊聽器。現在,有的國家諜報機構利用激光竊聽器對外國大使館、領事館及戒備森嚴的外事機構進行竊聽活動。

      激光竊聽器,就是用激光發射器產生的一束極細的紅外激光,射到被竊聽房間的玻璃上。當房間里有人談話時,玻璃因受室內聲音的影響而發生輕微振動,從玻璃上反射回來的激光包含了室內聲波振動信息,再在室外一定位置上用專門的接收器接收,就能解調出聲音信號,用耳機監聽室內人員的談話。

      由于激光本質上是一種頻率極純、極高的電磁波,加上其方向性好,照射和反射的能量集中,所以解調并不困難。

      納米“間諜”

      據報道,目前一些軍事強國正在競相研制納米微型武器。現在已有超微型信息系統和攻擊系統悄然走出實驗室,將投向戰場。

      利用納米技術研制的袖珍偵察器,在信息化戰場上可令對方防不勝防。這些“間諜”個頭極其微小,很難被發現。裝備有敏感的微型攝像機、竊聽器和感應器等,可大面積散布,通過網絡感知外界各種信息;可將微型智能偵察系統植入昆蟲體內,并進行操控,讓其深入“虎穴”搜集情報,甚至引導己方導彈實施攻擊;大量微小的納米“間諜”布撒后組網,可連續監視地球上的任何角落,即使有少數失靈,竊聽網也不會受到影響。

      微波“間諜”

      微波竊聽的原理同激光竊聽比較相似,但微波的方向性不如激光那樣強。它的反射波在一定區域內都能收到,所以竊聽者可藏在被竊聽房間周圍的許多地點。

      上世紀40年代,某國官方向另一國大使贈送了一件珍貴的禮物——一枚雕刻非常精致的大使所在國的國徽。大使把國徽懸掛在了自己的書房里。他總是習慣在這里和人密談,并不知道國徽里藏了一個微波反射器,聲波會引起它的振動。某國特工就在與大使館一街之隔的房子里向國徽發射比較強的微波,同時用一個靈敏度很高的微波接收機接收反射回來的微波,從而竊聽到了大使在書房里的談話。

      生物“間諜”

      雖然生物測定學技術在飛速發展,但我們并沒有多少機會了解到相關信息,不知這一技術在如何改變著全球的情報界。前不久,一家維基揭秘網曝光了某國情報部門的一份秘密文件,其中的相關描述才為我們初步揭開了生物“間諜”的面紗。

      如目前有的國家科學家已研究出了一種用細菌傳遞暗號密文的方法:人們可以通過基因技術修改細菌基因,讓細菌達到人們所要的功效,也就是讓其充當“間諜”,從而傳達暗號密文。一段時間后,這些細菌不再發光,原有密文就成了過時密文而自行銷毀。

      有的國家執行“持續性水棲生物感應器”計劃,研究利用海洋生物去觀察水下或海底物體,監視敵方無人機、核潛艇和水下載具等的活動,也收到滿意的效果。

      APP“間諜”

      隨著5G時代的來臨,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等移動終端設備不斷普及,機關單位逐步推廣使用APP辦公,各類網絡安全威脅也向智能手機移動終端延伸。如果一不小心下載了被間諜組織設置的釣魚軟件后,也會帶來一些安全隱患。

      就拿健身追蹤器來說,由于用戶在離開家或走路鍛煉時習慣打開健身追蹤器,而在回家或到單位后將其關閉,這些都無意中將自己住宅或單位的位置標注在地圖上,有的用戶就有可能成為間諜或不法分子竊取秘密信息的目標。美國《大眾機械》月刊網站2018年7月10日報道稱,一款健身APP被發現可描述軍人和政府特工的活動模式,其中包括顯示自2014年以來使用者日常鍛煉的記錄,包括其在軍事場所和家中進行鍛煉的個人心率、路線、日期、持續時間和步速。一家荷蘭新聞媒體通過它準確掌握了多個西方國家情報機構特工及眾多國際秘密組織成員的確切動向和活動地點,并能通過Polar的“極流”網站找到使用者所在的軍事基地。

      定向“間諜”

      英國反間諜影片《雌雄偵探》中有這樣一個情節:一對英國偵探化裝成戀人依偎在草地上,在他們中間,隱藏著一個形狀如長柄小傘的“傘槍竊聽器”。這支“傘槍”正對著兩個距離幾十米遠的間諜。此時,公園里人聲鼎沸、一片嘈雜,但從“傘槍”的耳機里卻清晰地傳出兩個間諜的談話聲。

      這一影片中的“間諜”,現實中當然存在。如一種叫“鳥槍”的“追捕”聲音設備,就是遠距離定向話筒竊聽器。借助這種竊聽器,可以聽到幾百米甚至更遠的聲音。它的工作原理和擴音機的原理差不多,只是其話筒比較小、靈敏度更高。“鳥槍”槍管上有規律地開有許多小孔,當聲波從正前方傳來時,經過小孔進入槍管就會增強,而當其他聲波從槍管兩側傳來時,穿過小孔就會互相抵消。

      辦公“間諜”

      現代科學技術的發展,使辦公自動化程度大大提高,同時也出現了針對各種辦公設備的專用竊聽器。

      如復印機竊密裝置:裝在復印機內的竊聽器,可在用戶復印材料時,將信息變成電波輻射到空間。還有碎紙機竊密裝置:當你在銷毀文件時,隱藏在入紙口內的掃描裝置,可將紙張兩面的內容轉變為電波輻射到空間。人們在這些操作中,不知不覺間就泄了密。

      此外,計算機的各種輸入輸出設備、室內的煙霧報警器、電話等設施都可裝上對應的竊聽器。這些竊聽器的特點是隱蔽性強,本身就是電子設備,多幾個元件一般難以認出。它們平時不工作,操作時才有電波輻射,而且由設備供電,只要未被發現,便可長期工作。可以說,我們辦公室內能見到的任何設備都有裝上竊聽器的可能。

      漫畫:胡三銀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福利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