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rk2cw"><dl id="rk2cw"></dl></code>

      <font id="rk2cw"><sup id="rk2cw"><sup id="rk2cw"></sup></sup></font>
      <s id="rk2cw"></s>
    1. <cite id="rk2cw"></cite>

        一生只做一件事 我為祖國當衛士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魯文帝  劉榮鵬 程立鴻責任編輯:王俊
        2018-10-22 02:31

        2015年9月3日,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大閱兵在北京舉行,馬軍武作為全國英模代表赴京觀摩大閱兵。在一年半時間里,馬軍武先后3次近距離見到習主席,他感到光榮而激動。當習主席乘坐檢閱車檢閱威武雄壯的三軍部隊時,馬軍武在心里重復著他曾對習主席說過的那句話:“一生只做一件事,我為祖國當衛士。”

        請關注今日《中國國防報》的報道——

        習主席在新疆考察時聽取邊防哨所民兵馬軍武屯墾戍邊的匯報后,稱贊他“了不起”。馬軍武向習主席報告:“請主席放心,我會永遠守下去”——

        一生只做一件事 我為祖國當衛士

        ■中國國防報記者 魯文帝 通訊員 劉榮鵬 程立鴻

        2014年4月29日,正在新疆考察的習主席冒雨來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六師共青團農場,看望兵團干部職工。在座談會上,作為民兵代表的馬軍武站起來向習主席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報告主席,我是兵團十師185團的一名普通軍墾戰士。”接著,馬軍武簡要匯報了他和妻子張正美在中哈邊境桑德克哨所屯墾戍邊的情況。

        得知馬軍武夫婦長期在條件極為艱苦的邊防哨所忠于職守、不辱使命的事跡后,習主席由衷地稱贊道:“真了不起,我非常敬佩你們。”

        習主席問:“多少天能見到一次人?”

        馬軍武回答說:“過去,冬天幾個月見不到一個人。現在人多了,還有旅游的。”習主席又一次說:“了不起!”

        馬軍武激動地站起來再次敬軍禮,堅定地說:“請主席放心,我會永遠守下去。一生只做一件事,我為祖國當衛士!”

        習主席帶頭鼓掌。頓時,全場響起了熱烈掌聲。

        4年前的這一幕,永遠銘刻在馬軍武的記憶里。10月3日,記者跋涉3500多公里踏訪桑德克哨所,馬軍武首先講的就是這個故事。

        20公里邊防線,來來回回走了30年

        在新疆阿勒泰地區哈巴河縣,有一條名叫阿拉克別克的河,中哈兩國以這條河為界。以前,桑德克這個地方沒有哨所。1988年4月23日,因阿爾泰山脈冰雪迅速融化,引發一場特大洪水,急流沖毀了桑德克段的堤壩,泄入我國境內的喀拉蘇自然溝。如果任憑界河改道,那么按照國際慣例,將丟失界河以東、自然溝以西55.5平方公里的國土。

        當時,年僅19歲的軍墾二代民兵馬軍武,參加了十師組織的抗洪搶險。民兵們連續奮戰15個晝夜,終于堵住了堤壩的巨大潰口,讓河水重新回到昔日的河道,保住了55.5平方公里的國土。

        洪水過后,185團決定在桑德克堤壩旁建一個民兵哨所,馬軍武主動報名駐守,承擔20公里邊境線的巡邊、守水、護林任務。當時,一位團領導拍著馬軍武的肩膀說:“守住了界河,就守住了國土。小伙子,你要記住你肩上的責任啊!”

        馬軍武趕著20只羊,走了一天,進駐哨所。桑德克這個地方一年6級以上的大風要刮140多天,冬天氣溫低至零下40多攝氏度。附近牧民戲謔地說,誰在這里生活一年要“死”4回——春天被洪水嚇死,夏天被蚊蟲咬死,秋天被風沙刮死,冬天被冰雪凍死。

        初入哨所,馬軍武覺得守哨生活還行,他每日一邊放羊,一邊好奇地觀察河水、檢查河堤、巡邊護林,晚上就在一塊硬木板上睡一覺。可是,兩個月之后,馬軍武就被這單調的生活和死一般的寂靜折磨得難以忍受了。由于長期一人獨處,他覺得自己可能“不會說話了”。

        馬軍武想過離開哨所,但是,這個念頭一起,耳邊就會響起團領導對他說的一句話:“守住了界河,就守住了國土。”他想,人生一輩子,守住55.5平方公里的國土,就值了。

        記者采訪時,馬軍武給記者找出他曾經寫下的一段日記:“我家住在路盡頭,界碑就在房后頭,界河邊上種莊稼,邊境線上牧牛羊。”他就這樣在寂寞的哨所堅守一年又一年,至今已經整整30年。

        30年守哨生活,馬軍武累計走了20多萬公里的巡邏路,磨破了百余雙膠鞋,穿破了40多套迷彩服,趕返臨界牲畜1萬余頭,攔阻臨界人員300多人次,記下30多本邊情日志,創造了30年未發生涉外事件的紀錄。

        一個人的堅守,變成兩個人的守望

        1992年,也是軍墾二代的女民兵張正美相中了矢志戍邊的馬軍武,兩人熱戀成婚。馬軍武原先以為自己堅守哨所可能一輩子娶不上媳婦了,沒想到正是他的獻身國防精神贏得了愛情。婚后,馬軍武不僅有了天天說話的生活伴侶,還有了一同巡邏執勤的親密戰友。由此,馬軍武更是堅定了“一生只做一件事,我為祖國當衛士”的執著志向。

        生為女人,愛美是天性,張正美亦是如此。可是,張正美說她婚后沒有穿過一次裙子。

        “為什么?”記者問。

        張正美說:“沒有機會穿。”哨所所在的地區,是世界四大蚊蟲聚集地之一。夏天,蚊蟲最多時每立方米達1700多只,能咬死家禽。因此,他們夫婦常年穿迷彩服,夏天巡邊時還要頭戴防蚊帽,渾身上下“全副武裝”裹起來才行。

        在2014年那個座談會上,馬軍武向習主席匯報時說到這個故事,習主席親切地對馬軍武說:“你找個機會,帶她去大城市看看,那樣她就能穿裙子了。”

        “好的,好的。”馬軍武激動地答道。

        說來也巧,不到兩個月時間,就有了一個機會:2014年6月27日,第五次全國邊海防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馬軍武作為全國10名“衛國戍邊英模”之一參加會議。接到消息時,馬軍武想,6月底北京正是穿裙子的時節,帶妻子去北京就可以讓她穿裙子。可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行,因為哨所只有他們夫婦倆,如果兩人都出差,誰守哨所?

        張正美看出丈夫心思后主動說:“你放心去北京開會吧!我就不去了,在家守哨。那么多年不能穿裙子的生活都過來了,也沒覺得欠缺什么。”

        就這樣,一次難得機會又因守哨錯過了。然而幸運的是,參加會議期間,馬軍武等與會代表受到習主席的親切接見,并與習主席合影留念。

        對此,張正美雖然感到遺憾,但她沒有埋怨馬軍武。她說:“嫁給馬軍武,就是嫁給邊防線!”她這一輩子就擔心兩件事,一是邊防線的安寧,二是馬軍武的安全。她深知,為了邊防線的安寧,馬軍武常常不顧生命危險。

        每年四五月份,天氣回暖,冰雪消融,阿拉克別克界河便是一番猙獰的模樣:混濁的洪水夾雜著泥沙向下游傾瀉。每到這個時候,他們夫婦倆就輪流值班,張正美值白班,馬軍武值夜班,24小時不間斷巡視界河汛情,出現險情就及時上報。

        1995年5月的春汛,界河上游沖下來一棵大樹,剛好扎在堤壩上。馬軍武劃起自制的皮筏,試圖挪走那棵樹,但風大水急,皮筏不穩,他一不小心落水,被洪水沖走。在岸上輔助作業的張正美沿著河岸追,一路跑一路撕心裂肺地哭喊。馬軍武被急流沖出5公里,才被一棵橫生的樹枝攔住,從洪水中脫身。

        守哨30年,這樣的險情發生過多次。因此,在張正美的心里,他們守的20公里邊防線的安寧和馬軍武的安全是一體的,邊防線安寧,馬軍武就安全。

        生活條件大幅改善,戍邊初心永遠不改

        2006年,185團對桑德克哨所進行升級改造,他們邀請相關專家根據當地環境特點對哨所營房進行精心設計,選用加厚彩鋼、纖維夾芯板做墻板,保溫防潮效果良好。這一年,桑德克哨所才通了電,接了自來水管,馬軍武夫婦的守哨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張正美告訴記者,以前,整個冬季他們都吃不上新鮮蔬菜,凍成冰疙瘩的蘿卜、土豆伴隨他們度過一個又一個漫長的冬天。現在,有了保溫菜窖,解決了他們冬季吃菜難的問題。

        馬軍武夫婦守哨的前十幾年,對外通信主要靠一部手搖電話機,遇上大風刮斷線路,馬軍武就騎自行車報信;冬天大雪封路,馬軍武就深一腳淺一腳地踏雪十幾公里到團部報告情況。現在,邊防建起了聯通連隊、公安派出所和民兵哨所的信息化通信平臺,通信效率大幅提高。

        最讓馬軍武夫婦高興的是,哨所安裝了衛星電視系統,他們看上了電視,結束了閑暇時間只能下跳棋、打撲克的生活。現在,他們常常為通過電視了解到的祖國發展變化而感到開心。

        習主席在新疆考察時強調:“新形勢下兵團工作只能加強,不能削弱。”著眼貫徹落實習主席重要指示精神,配合邊防部隊加強邊境管控,185團成立了民兵護邊大隊,在所轄邊防線上設立了22個執勤點,并為桑德克哨所增派了4名民兵。馬軍武說:“現在輕松多了,白天6個人,晚上2個人,不僅我們生病時有人代替巡邏,而且執勤能力大幅提升。”

        2015年9月3日,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大閱兵在北京舉行,馬軍武作為全國英模代表赴京觀摩大閱兵。在一年半時間里,馬軍武先后3次近距離見到習主席,他感到光榮而激動。當習主席乘坐檢閱車檢閱威武雄壯的三軍部隊時,馬軍武在心里重復著他曾對習主席說過的那句話:“一生只做一件事,我為祖國當衛士。”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