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rk2cw"><dl id="rk2cw"></dl></code>

      <font id="rk2cw"><sup id="rk2cw"><sup id="rk2cw"></sup></sup></font>
      <s id="rk2cw"></s>
    1. <cite id="rk2cw"></cite>

        無人機克星“進化”如何?軍事專家為您解讀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 鵬責任編輯:王俊
        2018-11-02 03:05

        在對方密如雨點的無人機“蜂群攻擊”下,己方戰機接二連三拉著長煙墜地。突然,己方激光武器現身,道道強光掠過天空。頓時戰場形勢逆轉,對方無人機大面積失控、墜落。這一反無人機場景,可能很快就會到來。

        當前,隨著無人機應用領域拓展、威力提升,很多國家在持續挖掘無人機戰斗力的同時,也在全力研發和獲取克敵制勝的反無人機技術及系統,不斷推進其武器化,確保己方在此領域保持絕對優勢,抵消和化解敵方無人機戰力。

        據《防務快訊》網站近日報道,美國陸軍正將超過50%的科技預算用于研制激光武器,并預計從2023年起裝備激光防空系統,以反制包括無人機在內的諸多飛行器。

        那么,當前反無人機武器及系統研發進程如何?有哪些反制無人機的有效手段?今后其發展又會走向何方?請看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為您帶來空軍工程大學專家的解讀。

        無人機克星初露鋒芒

        ■王 鵬

        威脅升級?防不勝防

        戰場呼喚反無人機兵器

        上可翱翔九天,下可貼地飛行;大如展翅巨鵬,小如蜻蜓蜂蠅。戰場上,無人機的類型、功能林林總總,帶來的威脅幾乎是全方位的。

        2017年4月,美國陸軍發布《反無人機系統技術》報告稱,隨著近10年來無人機系統及技術的迅速發展與擴散,無人機對美陸軍作戰、聯合作戰、多國作戰均形成威脅,而且防不勝防。

        其實,對任何國家和軍隊來說,無人機的飛速發展,都意味著喜憂共至、利害參半。畢竟,無人機技術不僅僅掌握在自己手里,無人機也并非自家獨有。

        難以避開的還有一個事實:無人機發展速度越快,它所帶來的威脅就越大。在當前戰場上,這種威脅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首先,軍用無人機帶有各類傳感器,在其強大環境感知能力下,戰場近乎透明,戰場上重要目標和軍隊幾無藏身之地。挖空心思策劃的行動,經無人機一飛一拍,“劇情”就全部被“透”。如何防范無人機偵察與監視,讓各國軍隊頭疼。

        其次,無人機攻擊頻現,威脅升級。今年以來,在敘利亞戰場上,俄羅斯駐敘基地已經發生多起無人機襲擊事件。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美軍也遇到多起武裝分子使用無人機投放簡易爆炸裝置的活動。規模不定、形式不定、方位不定、時間不定……無人機靈活多變的攻擊方式,客觀上拉升了其威脅等級,也增加了對其反制的難度。

        再次,無人機作為搭載平臺,除執行偵察預警、軍事打擊、信息對抗、精確制導、中繼通信等任務外,功能仍在不斷拓展。這種拓展也在形成新的現實威脅,比如被用于“發動宣傳攻勢”。2017年1月《簡氏防務周刊》網站轉載的“IS”發布的視頻,以及2016年10月塔利班發布的自殺式襲擊視頻,都是用無人機拍攝的。

        有威脅,必然就有反制。威脅越大,戰場上對反無人機兵器的渴望與需要就越強烈。近年來,反無人機武器及系統的研發日益受到世界各國的重視。尤其是大國,紛紛將其列為信息化時代維護國防安全的新“科技盾牌”。顯然,這種普遍性的格外看重,既來自于各國對戰爭形態演進的理性前瞻,更來自于現實中愈演愈烈的無人機威脅。

        見“機”行事?手段多樣

        反無人機武器雛形初現

        縱橫戰場的無人機名目繁多,類型功能、大小尺寸、飛行高度、作戰方式皆有不同。這就決定了在反無人機武器及系統研發、選用上,必須見“機”行事、手段多樣。

        當前,各國研發、應用的反無人機武器及系統雛形已經初現,大體可分為常規手段與非常規手段兩大類。

        常規手段方面,一是由常規武器“變身”反制利器。即通過改造常規武器使其擔當“無人機殺手”。俄羅斯無線電工廠與伊斯托克公司聯手推出的“反擊中小型無人機作戰系統”,就是現有地空導彈和空空導彈加裝專門信息模塊的結果。同時,俄軍還對裝甲車所用榴霰彈進行了改造,使其可在目標無人機附近爆炸,以上千枚破片有效殺傷集群無人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