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rk2cw"><dl id="rk2cw"></dl></code>

      <font id="rk2cw"><sup id="rk2cw"><sup id="rk2cw"></sup></sup></font>
      <s id="rk2cw"></s>
    1. <cite id="rk2cw"></cite>

        軍校“00后”:發現一片新天地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陳澤生 楊松垚 熊峰責任編輯:王俊
        2018-12-03 23:46

        “吃著薯片、玩著芯片”,泡在互聯網里長大的“零零后”學員,會與軍校的學習生活產生怎樣的碰撞?請看來自海軍工程大學的報道——

        軍校“00后”:發現一片新天地

        ■陳澤生 楊松垚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熊峰

        疏堵結合,軍校“00后”擺脫了手機依賴

        電子表上“滴——”聲響起,在床上輾轉的高原知道,又到午夜12點了。上海軍工程大學前的暑假,高原幾乎沒在凌晨1點前睡過。他喜歡晚上捧著手機,追劇聊天到眼睛睜不開。

        教官曾盼兮加班回來,只有高原的床位傳來幾聲低不可聞的嘆息聲,曾盼兮心頭一緊:該怎么幫高原戒掉“手機癮”?

        思來想去,曾盼兮給高原推薦了一款手機桌面便箋軟件,這款軟件可以記錄制訂短期計劃、羅列小目標。曾盼兮要求高原,在每周一次拿到手機的時間里,必須在上面掛幾個小目標。

        “每次集合不東張西望”“盡快適應晚上的就寢時間”“每天完成100個俯臥撐”……每次一拿到手機,高原就把自己的目標掛上去。不知不覺中,他開始惦記著便箋上的目標。每完成一個目標,他發覺自己似乎有種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像是又一次突破了自我。

        翻開以往的便箋,高原已經“突破”了自我16次,雖然有5次“倒退”回去,但他總能及時把自己“逼過來”。

        對于剛從“手機不離身”的習慣中“掙脫”出來的“00后”學員來說,適應手機嚴格集中管理的新環境、克服對電子產品的依賴,是他們必須跨越的一道坎兒。

        新訓兩個月,最讓海軍工程大學新學員王宇寧感到“心塞”的不是嚴苛的管理、疲憊的訓練,而是某款手機游戲連續637天的簽到斷了。在他參加高考那兩天都不曾中斷的簽到“長跑”,卻在新訓第一天戛然而止。

        他鼓起勇氣找到班長吳振華,想討回上交的手機。吳振華當然不可能給王宇寧“開后門”。他一邊安撫王宇寧,一邊從書架上拿出幾本書,期待王宇寧轉移注意力。

        改變在悄然發生。漸漸地,那個沒事兒就發呆的王宇寧變得很愛看書。沒幾天,他又買了個筆記本,每天都會抽空寫日記和讀書感想。“手游癮”褪去,王宇寧發現,使用手機的時間雖然短暫,但跟家人聊聊天、更新一下讀書筆記,比玩手游更充實豐富。

        “手機已如同他們身體的一部分,他們曾經在這片港灣消遣時間、發泄壓力。”教官曾盼兮堅信,在手機管理上簡單粗暴地一收了之,并不能根治新學員對手機的依賴。合理的引導,才是對“00后”學員手機管理的一種科學方式。

        智慧校園,凸顯軍校“00后”的高光時刻

        新訓隊一大摞興趣愛好表里,一張把正反頁都寫滿的自我介紹格外引人注目。

        “許佳龍,男,熱愛軟件技術,只因平臺不夠,一身本領空無用武之地……”海軍工程大學教官們一致認為:這個新學員有點“狂”,但有點意思。

        新訓剛開始時,同寢室的戰友一起聊天,無論大家怎么挑起話題,許佳龍都以簡單的“哦”“對”“是的”對答,但每次聊到和軟件相關的內容,他就像被“接了電”,馬上變得口若懸河,甚至可以對一些軟件的實用度、具體功能、可操作性做出大概的排名。

        班長決定讓許佳龍到新生隊政工組試試,那里云集了能熟練使用各類軟件的“大咖”。“這下他的牛皮要吹破嘍。”不少人認為許佳龍只是嘴上功夫過硬。

        事實出人意料。只要許佳龍參與政工組任務時,新技術、新手段就層出不窮。在Excel的一個小框里,只要摁下空格鍵,就能隨機選取全隊學員名字,這個簡單的“點名神器”被屢次在各類場合用作隨機抽答。

        在別人還停留在口頭總結匯報時,許佳龍早已找班長借來電腦,利用休息時間把PPT做成連續動畫,“小露幾手”的許佳龍讓大家看到,他其實是個深藏不露的“技術控”。

        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時代特征,裹挾在互聯網浪潮中出生的“00后”,可以做到“一網連世界”,只要各種軟件得心應手,軍校的大舞臺就有他們綻放光芒的時刻。

        無獨有偶,新學員楊彬彬是一個“抖音”重度愛好者。他發布的“抖音”,因創意新奇、視角獨特,常常獲得大量“點贊”。

        然而到了軍校后,根據相關規定,楊彬彬不能再隨意發短視頻。每每拿到手機,看著自己持續“掉粉”的抖音賬號,楊彬彬心里直發堵。

        新訓隊的大屏幕上,在滾動播放新訓見聞。每次經過這里,楊彬彬總是用不屑的眼神掠過:“都什么年代了,還用靜態PPT。”他的幾句嘀咕,被正對著隊部PPT模板苦思冥想的隊干部聽個正著。“楊彬彬,來隊部一下!”楊彬彬心中一緊,忐忑地走進隊部。

        “PPT形式枯燥,你有什么高招?”隊干部虛心的態度讓楊彬彬有些意外。他靈光一現——可以把新訓生活的點滴,做成抖音小視頻。隊干部為此專門給楊彬彬借來一臺單反相機。

        自動對焦微調、高光色調優先、周邊光亮矯正……楊彬彬嫻熟的操作讓一旁的隊干部瞠目結舌。從視頻剪輯到渲染,不到20分鐘,楊彬彬就制作出一段畫面精良的小視頻。當晚,大屏幕上原本平淡的圖文變成生動有趣的小視頻。

        “學員隊有舞臺,有屬于這些技術‘大咖’的高光時刻。”在教導員陳立眼里,新學員的加入讓學員隊在管理模式、政治教育、政工宣傳上煥然一新,互聯網一代層出不窮的新想法、新點子為學員隊建設蹚出一條新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