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rk2cw"><dl id="rk2cw"></dl></code>

      <font id="rk2cw"><sup id="rk2cw"><sup id="rk2cw"></sup></sup></font>
      <s id="rk2cw"></s>
    1. <cite id="rk2cw"></cite>

        熟悉的旋律,那些經典軍歌中有這些歷史記憶……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作者:宗禾君責任編輯:王俊
        2018-12-04 13:48

        近日,由CCTV-7推出的大型音樂文化節目《我愛唱軍歌》正式收官,在節目播出過程中,我們能感受到軍歌獨特的藝術感染力給人的積極向上、昂揚奮進的強大力量。在抗戰年代,歌曲更是振奮人心,鼓舞人們前進的重要力量源泉。

        聆聽那些我們所熟悉的經典軍歌,那高亢的旋律、昂揚的斗志如今依舊令人心潮澎湃。它們早已超越了歌曲本身,里面包含著的,是時代的奔走呼號,是無數愛國志士的激情吶喊。

        讓我們走進這些經典軍歌的歷史記憶,探索它們不朽的秘密……

        《黃河大合唱》

        風在吼,馬在叫,黃河在咆哮!

        每每聽到《黃河大合唱》高亢激昂的旋律,流淌著中華民族血液的兒女們總能熱血澎湃。

        紙和筆,一個小窯洞,兩斤白糖,六天六夜。不朽的經典之作誕生了。

        這是冼星海在上海(資料照片)。 新華社發

        1935年,冼星海從巴黎畢業回國,決定用音樂參與抗日救亡運動。他先到上海,參加了抗日救亡運動。然而好景不長,隨著上海被占領,冼星海又面臨著何去何從的抉擇。1937年10月,應周恩來等人的邀請,冼星海從上海來到武漢,后來武漢淪陷,他輾轉到了延安。到了邊區,正趕上進行轟轟烈烈的大生產運動,很快,他的首部大合唱作品《生產大合唱》創作完成。但他依舊希望能在中國民樂的基礎上融入西洋音樂,創作出中西合璧的民族大合唱。

        青年詩人光未然的到來即將促成一個經典曲目的誕生。1939年的一個晚上,冼星海與抗敵演劇三隊的同志探望因為骨折正在修養的青年詩人光未然。光未然是冼星海在上海時認識的老朋友,兩人合作過多首歌曲。光未然就著桌前的油燈給大家朗誦了一首自己的新詩作《黃河吟》,靈感來源于他兩渡黃河,以及在黃河邊行軍打仗的親身感受。朗誦完畢,窯洞內掌聲四起,也讓冼星海產生了創作的沖動。隨后,冼星海和光未然商量,把《黃河吟》改寫成八首樂章組成一個大合唱,并最終命名為《黃河大合唱》。

        光未然和冼星海。

        開始創作時,冼星海感冒了,他的妻子錢韻玲,為丈夫準備了一塊小木板,冼星海就坐在炕上寫。盡管發著高燒,冼星海的創作卻沒有受到影響,他一邊唱一邊寫,不知不覺寫了60多頁手稿。在創作最辛苦的時候,冼星海沒有別的要求,只希望妻子為他做一些“甜點”激發創作靈感,但當時的延安哪里有什么“甜點”可吃,錢韻玲就想,實在不行,就買點白糖蘸著吃吧。但找了一圈也沒有買到。后來光未然知道了,特意托人借來二斤白糖給冼星海送了去。創作的時候,冼星海每創作幾句就抓一把白糖放到嘴里,然后又飛快地在紙上寫下了一串音符。冼星海思如泉涌,創作出了中國音樂史上一部不朽的作品。

        《黃河大合唱》

        很多人不知道,其實《黃河大合唱》是糖水化成的美妙樂曲。為了盡快完成《黃河大合唱》的創作,冼星海拖著病體,整整熬了六天六夜,1939年3月31日,一部不朽的經典之作《黃河大合唱》誕生了。

        冼星海的努力讓抗敵演劇隊的同志們激動不已,大家開始加緊排練。首演那天,陜北公學禮堂座無虛席,合唱團的隊員們脫去了棉襖里的夾衣,精神百倍全情投入,仿佛真的化身成了黃河的船工,在與那驚濤駭浪搏斗,臺下的觀眾也激動得把手都拍疼了。

        1939年4月末的一天,冼星海接到了中共中央通知,讓他在5月11日舉辦的魯藝建校一周年紀念晚會上,演出《黃河大合唱》,毛主席也要參加這次活動。冼星海又激動又擔憂,雖然《黃河大合唱》的首演非常成功,但冼星海卻依舊覺得演出整體氣勢上還弱了些,他認為是伴奏的樂器不夠造成的。但在物質匱乏的邊區,要想組織一個完備的交響樂隊,根本不可能。當時距離演出只剩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為了營造黃河的大浪滔滔,打擊樂器不可缺少,演出前,冼星海就讓人將魯藝學院的勺子、叉子收集起來,裝在瓷缸里備用,并讓人演出的時候看他的手勢,他手勢一做,就抱著瓷缸拼命搖,讓“嘩啦啦”的聲響伴著管弦鑼鼓齊鳴,發出呼嘯奔騰的浪濤吼聲。

        冼星海(前)指揮魯藝學員演唱《黃河大合唱》 資料圖片

        1939年的5月11日,魯藝建校一周年紀念晚會拉開了帷幕,當毛主席走進禮堂時,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冼星海穿著灰布軍裝,綁著綁腿上場指揮。演出快要結束的時候,毛主席激動得站起來鼓掌,連著喊了三聲“好”。

        《黃河大合唱》演出的巨大成功,讓它成為了延安各大演出和晚會的保留節目,毛澤東用它招待了美國記者斯諾、愛國華僑陳嘉庚等。到延安參觀訪問的美國女作曲家霍夫曼觀看后演唱后敬佩地說:“中國這個巨大的不可抵御的中華民族,正像一個猛獅發出怒吼,這吼聲預告著一個新中國將誕生。”

        冼星海

        這首歌不僅受到延安軍民廣泛的贊揚和歡迎,還通過全國各地來延安參觀學習的人,廣為傳播。當時,油印歌本供不應求,不少人用手抄的方式,將《黃河大合唱》帶出延安。它在抗戰時期是一面旗幟,更吹響了中華民族團結抗戰的號角,時至今日唱起,仍有一種強烈的民族自豪感,和萬眾一心不可戰勝的力量噴薄而出,激勵了一代又一代人。

        而冼星海也做到了他曾經的誓言:“我是一個音樂工作者,我愿意擔起音樂在抗戰中偉大的任務,希望著把洪亮的歌聲震動那被壓迫的民族,慰藉那負傷的英勇戰士,團結起那一切苦難的人們。”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