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rk2cw"><dl id="rk2cw"></dl></code>

      <font id="rk2cw"><sup id="rk2cw"><sup id="rk2cw"></sup></sup></font>
      <s id="rk2cw"></s>
    1. <cite id="rk2cw"></cite>

        人民海軍70歲,用遠航的10個瞬間向你致敬

        來源:軍事故事會作者:王曰國責任編輯:丁楊
        2019-04-24 14:24

        大熊哥平時是不顯山不露水的一個人,個頭不高,體格壯實,臉上總是掛著憨厚的笑容,連被老婆數落的時候也都是默默地聽著,不加爭辯,讓人感覺是悶罐子一般。不承想不久前的一個周末,我們幾個同事小聚,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大家七嘴八舌地說起了出海訓練中的趣事,大熊哥忽然就打開了話匣子,講起了他在原單位執行遠航任務的故事。小小的眼睛里,射出一束老海軍特有的光芒。

        一、天邊飄過的那片積雨云

        2009年,大熊哥在原單位某型服役期較長的護衛艦工作。到年底的時候,他認真地統計了一下,一年中居然有300天漂泊在海上,最長的一次整整有三個月沒有靠岸。

        執行遠航任務期間,淡水是非常寶貴的資源。每次出海前夕,他們都要想方設法找能夠存儲水的瓶瓶罐罐,藏在艦艇的各個角落。每天的用水量都是嚴格限制的,只有兩口杯左右,這是用來洗漱,以及簡單擦洗一下身體的。洗衣服的水是用海水淡化的,接半天才能洗兩件衣服,洗完后硬邦邦的,穿在身上像盔甲一樣,曬一會兒就冒出了一叢叢鹽霜。

        在南海炎熱的陽光的照射之下,加之艦艇內部高溫高濕的環境,大家一天不知道要出多少身汗,到了晚上,全身都黏糊糊的,很不舒服,時間一長還會有異味。那時候,大家最期盼的就是能痛痛快快地洗一次澡。

        第一次出遠海,整整20天時間都是艷陽高照,戰友們儲藏的淡水紛紛發出了“危險信號”。這天,艦長忽然發現左前方有一片積雨云,于是命令艦艇全速向那里開進,并廣播通知大家做好洗澡準備。一時間,戰艦變成了歡樂的海洋——有的戰士忙著拿大號的臉盆準備接水;有的脫了作訓服,穿著體能訓練服就往頭上抹洗發水;有的拿出積攢的臟衣服,倒上洗衣粉準備開洗……等艦艇進入雨區,大家輪流沖上甲板,穿著體能服暢快淋漓地洗了個干凈。每個人都開心地笑著,互相潑著水,享受著清涼和舒爽,好不熱鬧。洗完澡后,瓶瓶罐罐里又裝滿了水。這些水,又可以支撐他們度過一段炎熱的時光。

        二、把自己捆在床上睡覺

        每一個水兵都有在大風浪中痛不欲生的經歷。那種暴風驟雨的場面,有時比恐怖片還可怕。盡管身心俱疲,還得堅守崗位,只能抱著垃圾桶上戰位,感覺來了就偏頭吐上兩口。吐完滿嘴都是苦的,還得咬牙堅持著,緊張地進行操作。有時搖晃得實在太厲害了,就用繩子把自己綁在戰位上,勉強保持平衡。

        好容易值更結束,可以回艙室休息,但是頭痛如海浪般一波波襲來,躺在床上還睡不著。大伙害怕被風浪顛下床,只能用繩子把自己綁在床上,在來回的劇烈搖晃中,艱難地瞇一會兒,打個盹。

        三、動物也暈船

        大熊哥第一次出遠海,就光榮地暈了。整整兩天時間,除了一點牛奶,什么也吃不下。政委端來了美味的飯菜,聞著很香,可就是沒有胃口吃。勉強吃了兩口,不一會兒又“交了公糧”。這或許是每個水兵都會面臨的一項考驗。幸好,兩天后,大熊哥熬了過來,慢慢地可以吃下飯了。幾個月鍛煉下來,只有橫搖超過40度的風浪,他才會暈。

        艦艇上除了水兵之外,還生存著其他的動物,老鼠、蟑螂就是常客。晚上睡覺的時候,老鼠就在艦艇上方密布的管線里不停地竄過來竄過去,嘩啦嘩啦地擾亂睡眠。它們還喜歡偷糧食,傳染各種病菌,啃食線路,偶爾還會導致個別艙室停電。因此,如何滅鼠成為艦艇官兵面臨的一項重要的“作戰任務”。但是,它們在管線中神出鬼沒,常常是只聞其聲不見其身,讓一幫精壯的漢子只能瞪眼干著急,卻無可奈何。

        不過,出遠海可是滅鼠的一個好時機,因為老鼠也會暈船。當艦艇在大風浪中航行時,一些老鼠暈得實在受不了,在昏暗的管線里憋不住了,就會溜到甲板邊,有氣無力地趴在船舷邊上,吹著海風緩和一下。即使有戰士走過來,它們也沒有力氣掙扎,依然是趴在那里,踢一腳才向前挪一點點。這時,就有戰士飛起腳,把它們接連踢到大海里去,給它們一個了斷,還水兵一個清靜。

        有一次,護衛艦后甲板上放著兩頭豬,這是給海島官兵改善伙食用的。不承想,這兩頭肥碩的大家伙居然也會暈船,出海后一直趴在甲板上哼哼,口吐白沫,雙目無神,一點精神也沒有。有人端來了食物,它們連聞一下的興趣都沒有,只是躺在那里一味地呻吟。據說這兩頭豬到了海島后,養了半個多月,才緩過神來。

        四、面條,還是面條

        炊事班的戰士們仿佛是大隱隱于市的武林高手,練出了一手在劇烈搖晃的廚房中做菜的過硬本領。只見他們雙腳分開,身體微蹲,還要順著艦艇搖擺的節奏搖晃身體,一只手把著鍋邊的欄桿,一只手拿著鍋鏟,快速地翻動著。偶爾晃得太厲害了,還要雙手并用,擺正鍋的位置。一頓簡單的飯菜,往往要消耗他們半天的時間和大量的體力。

        然而,風浪實在太猛烈的時候,做菜就有了風險。有一次大熊哥路過廚房,就看到了一鍋菜被甩出了鍋,劃過一條漂亮的拋物線,全部砸在了地上,讓他直心疼。這個時候,圓弧形的鍋根本沒辦法把菜炒熟,只能用平底深鍋,煮一鍋面條給大伙吃。偏偏大熊哥來自江南魚米之鄉,自幼喜歡米飯,一連吃了幾天寡淡的面條,成功地讓他減掉了肚腩。

        五、顫抖的手都夾不住蔬菜

        每次出遠海,第一個星期還能吃上蔬菜,第二個星期還有土豆之類耐儲存的菜品,從第三個星期開始,每個人就發一箱罐頭,吃完了再去找軍需領新的。剛開始吃罐頭時,覺得特香特美,恨不得喝上兩罐“小二”慶祝一下。但三五天過去,罐頭就會變得難以下咽了;兩個星期過去,聞著罐頭味兒都會想吐。因為長時間沒有吃蔬菜,身體內缺少維生素,導致戰士們手心掉皮,嘴唇干裂,一個個都是沒精打采的模樣。大家心里潛藏著的對蔬菜的向往,像野草一樣瘋長。

        一天,炊事班長神奇地炒了一小鍋黃豆芽。雖然每個人只能分到一點點,卻讓一幫戰士興奮得不行。原來,這個班長想到了老家發黃豆芽的方法,就在伙房里搗鼓了一番,沒想到還真弄成功了。但是艦艇畢竟空間有限,時間又緊張,這樣的黃豆芽,注定只能是偶爾的調劑。絕大部分時間,大家還是在對蔬菜的極度思念中度過的。

        大熊哥說,靠岸后第一次吃蔬菜,他可真是“激動的心,顫抖的手”,顫顫巍巍好半天才把白菜幫子夾起來,塞到嘴里咀嚼著,卻舍不得咽下去,體味菜汁在舌尖上打滾的感覺,幸福得快要成仙了。那一頓飯,他和戰友吃的是全素宴。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