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rk2cw"><dl id="rk2cw"></dl></code>

      <font id="rk2cw"><sup id="rk2cw"><sup id="rk2cw"></sup></sup></font>
      <s id="rk2cw"></s>
    1. <cite id="rk2cw"></cite>
        搜索

        扎根塔克拉瑪干,綻放著“90后”年輕連隊的青春夢想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胡曉宇 徐博文 發布:2019-04-29 05:01:07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五四”特別策劃·致青春

        塔克拉瑪干沙漠,中國最大的沙漠,被稱為“死亡之海”。這里,是荒涼寂寞的代名詞。

        在這片沙漠的邊緣,戍守著一群年輕的兵。他們平均年齡只有24歲,其中大學生士兵占一半以上。當激情飛揚的年華遇見浩瀚無垠的大漠,這群年輕的兵書寫著怎樣的青春軍旅?

        或許,那是一抹閃耀使命、擔當、奉獻的明媚亮色;或許,那是一段激勵自我承載時代的責任和光榮、溫暖而無悔的記憶;又或許,那是一首將人生理想、個人奮斗融入強軍興軍時代發展浩蕩潮流的青春詩行。

        “志之所趨,無遠弗屆,窮山距海,不能限也。”心中有燦爛陽光,腳步會愈加鏗鏘有力;心中有堅定信念,再艱難的環境也能眺望希望與光明,在拼搏中一步步抵達夢想彼岸。

        “五四”青年節快要到了,在這個致敬青春的日子里,讓我們走進一個堅守在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緣的連隊,聆聽他們的青春故事。

        ——編?者

        青春·送別

        鏡頭定格的時刻,光影比我們多情,暖陽融化了晨霜,風也輕拂我們的心房。一句“戰友,加油”,從心底升起,聲聲叩響車窗。

        迷彩的斑斕,將我們緊緊相連。雖然你有你的責任、我有我的擔當,但在遙遠的你身邊,我會用挺拔的姿態,與你一起守望腳下、守牢初心。

        陳小菁/文

        郭園園、王 睿/圖

        青春綻放在塔克拉瑪干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胡曉宇 通訊員 徐博文

        春日邊陲月色寒,點點胭紅染瀚海。

        “一棵紅柳樹擋不住風沙,一片紅柳根交織著深扎沙漠,就能形成一堵擋風墻。”在“五四”青年節前夕,結合青春夢想、軍人使命,西部戰區空軍某指揮所通信連連長張文俊,用紅柳做比喻:“軍人的青春夢想與使命緊緊相連。我們有線通信保障,僅靠一個人、一個班、一個專業無法順暢完成,必須各專業聯通、整個團隊聯手。”

        戍守在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緣,這個“90后”官兵占主體的年輕連隊,像極了肩并肩抵御風沙、不懼艱苦的大漠紅柳。

        以勇為翅

        追夢航程無所懼

        身材高挑,目光澄澈,語調堅定……初次見面,下士馮霞颯爽的氣息撲面而來。作為2014年大漠軍營迎來的第一批女兵,這名石油檢測專業的大學生士兵驕傲地自稱為“第一茬人”。

        “10個姐妹一心想著早些擔負戰備值班,努力訓練,苦也快樂……”回想下連之初,馮霞眼中閃爍著快樂。

        女兵們年齡不同、性格迥異,但對業務都較勁。她們每天清晨去兄弟單位跟班學習,背號碼、學制度,掌握功能鍵、勤務用語……早上上機臺操作,中午交流探討,晚上考試。

        “咱第一批女兵,得有第一的樣子!”拼搏的日夜,大家相互鼓勵,互相幫助。大漠夜晚狂風怒號,女兵們的學習室透出的那束光,溫暖而執著。

        話務員首先要求普通話標準、吐字清晰、聲調柔和,出生于甘肅的馮霞語氣中帶著些許鄉音。她跟著錄音反復訓練,一個字一個字糾正發音。

        一個多月后,10名女兵全部順利上崗。連隊正式接管總機業務,獨立擔負戰備值班那天,連通大漠軍營的電話線里第一次流動起悅耳的女聲……

        那一天,大漠風沙倏然溫柔。

        “擁有奮斗在邊關的青春,?也是一種幸福。”一名通信連老兵離隊時這樣感嘆。在這個年輕的邊陲連隊,男兵女兵分擔著不同的通信業務,像紅柳一樣頑強挺立在大漠邊關,共擔使命,共逐夢想。

        2018年6月,三級軍士長常志文和下士王魯楠,奉命赴大漠腹地執行重要演習保障任務。因任務需要,他們得鋪設約3公里長的光纜。沒有放纜器,只能人工鋪設,大漠沙石多、阻力大,光纜鋪得越長就越沉重,最后實在拉不動了,他們只得往復折返,拉一百米鋪一百米,一節一節向前延伸。為確保線路安全,還要邊鋪設邊鑿地溝、埋光纜,3公里光纜,兩人干了整整兩天。

        熔接光纜是個“細致活”。大漠時常風沙四起,王魯楠便背對著風,解開大衣撐起來擋風,常志文干脆把光纜頭放到懷里飛快熔接。

        烈日炎炎、干燥缺水,常志文感冒發燒、嘴唇干裂腫脹。但是,人少任務重,兩人一直咬牙堅持著……

        一次,他們正在鑿地溝,突然大雨傾盆,衣服被淋得透濕。大雨導致山洪暴發,鋪好的光纜有的被沖跑,有的被泥沙掩埋。他們只能把光纜從土里扯出來,重新鋪設……回到駐地,他們像從泥湯里滾出來一樣。

        “銀線連接雄師百萬,電波飛翔大漠長空。”使命說起來富含詩意,年輕的通信兵們要用火熱青春來踐行。

        傳輸交換排排長李南辛,去年從國防科技大學畢業。畢業時,他是學員隊綜合考核成績排名第一的優等生。為了心中簡單而執著的夢想,他毅然寫下“赴艱苦地區服役”的申請書。

        沙塵暴最瘋狂的春天,李南辛隨通信保障小分隊長途奔襲執行重要演訓保障任務。

        每天,初升的朝陽還未驅散大漠戈壁的寒氣,他和戰友們便已進場調試通信設備。架天線、打地釘、試線路……沙礫下的凍土硬得像石頭,他們每推進一米都異常艱難。風沙四起的日子,他們常常“一口米飯、半口沙”……

        有苦有樂,青春因此而明媚。熾烈的陽光灼傷他們青春的面龐,也雕刻出軍營男子漢堅毅的眼神。

        以情為泉

        讓所有夢想都開花

        “請問您聽我聲音清晰、看我圖像清楚嗎?”

        “聲音清晰,圖像清楚。”連隊綜合業務信息值班室內,22歲的上等兵宋瑾珊熟練地調試著設備,舉手投足間透著從容。

        宋瑾珊的父親是曾在羅布泊服役13年的陸軍防化兵。小時候,母親帶她去過軍營。嘹亮的軍號、整齊的隊列、父親亮閃閃的軍功章,讓她對迷彩色充滿癡迷。

        2017年夏天,正在新疆石河子大學電子信息工程專業讀大二的她,得知部隊征兵,義無反顧報了名,成為連隊第四批女兵,追尋父親的足跡走進大漠。

        “當個好兵!”牢記父親的囑咐,宋瑾珊努力把每一件事做到最好。在這里,她也感受著珍貴的戰友情誼——剛下連時,每晚背記專業理論,班長一直陪著她們,直到每個人都睡下;上機實習時,隨時提醒她們怎么操作、怎么對答;悄悄記下每名新兵的生日,每逢生日精心制作賀卡,送去祝福和驚喜……

        宋瑾珊清楚地記得那一次晚講評。班長讓她和另幾名女兵出列,站在隊伍前面,一個個說出這一天哪些事情沒有做到位。“軍姿沒站好”“集合速度不夠快”……她們認真如實報告,班長一臉嚴肅。正當她們準備挨批時,燈突然熄滅了,連長和指導員推著生日蛋糕走了進來,邊走邊唱生日歌。

        以前的生日,都是父母陪著。那一刻,女兵們的眼淚奪眶而出。“連隊就是溫暖的家。即便風沙彌漫,愛不會干涸。”一名女兵在日記中寫道。

        去年,連隊迎來了第五批女兵,宋瑾珊也學著老兵,像“大姐姐”一樣關心她們,毫不保留地把自己探索的學習方法,傳授給她們。

        一次談心,哈薩克族新兵加依娜說到入伍前的經歷,眼中滿是淚花:

        她原本有個幸福的家,2001年妹妹的降生給家人帶來了更多歡樂。然而,三年前,她在新疆大學上大二時,父親突發心肌梗死去世,家庭重擔全部壓在母親身上。

        “去圓夢,去當兵!讓父親在天上安心……”望著母親日漸佝僂的身影,加依娜參軍入伍。

        剛到軍營整理行囊,她翻看著母親細心準備的常用藥品和洗得干干凈凈的衣服,瘋了似的想家,沒事就靜靜坐著發呆。

        和加依娜一樣發呆的,還有同批維吾爾族新兵孜比姑。剛入伍時,因為說不好漢語,她不愿與戰友交流,漸漸變得敏感孤僻。

        “來到連隊,戰友都是你們的親人,再多不適應都會慢慢過去。”宋瑾珊的安慰溫暖著她的心。孜比姑漢語發音不標準,背記業務信息時,宋瑾珊就從漢字的發音和詞意教起,考試時多鼓勵,孜比姑的漢語水平突飛猛進。

        今年元旦前夕,班長馮霞回家鄉探親。臨走前,她給每名新兵留下一張專屬賀卡,叮囑她們元旦才能打開。

        終于熬到元旦,姐妹們迫不及待打開各自的賀卡,看到班長熟悉的筆跡,激動地看了又看,心里頓時暖意融融。

        春節時,馮霞和新兵們視頻通話,關切地詢問她們的近況,幾名新兵面對她們最親的大姐姐掉淚了……

        沐浴著戰友情,兩名少數民族女兵和所有戰友一樣,愛上了這個團結和諧的大家庭——女兵班的燈泡、水管、門窗損壞了,男兵細心修理好;男兵球類、拔河比賽,女兵“啦啦隊”敲鑼打鼓加油助威……

        女兵的細膩、男兵的堅毅,凝聚成這個邊陲連隊前行的力量。

        “聽那音樂響起來,歡樂地跳吧朋友,在那火熱的節奏里……”今年“三八”國際婦女節,連隊舉辦文藝晚會,加依娜和孜比姑手拉著手登上舞臺,忘情地跳起維吾爾族舞蹈。歡快的旋律、炫目的燈光、熱烈的掌聲,讓她們感受到了集體的力量和青春的溫度。

        以愛為名

        讓夢恒久比天長

        塔克拉瑪干沙漠風沙肆虐、干旱少雨,官兵每年都要走進漫漫黃沙,投身植樹造林行動。

        提線打格、挖坑栽苗、培土澆水……一茬茬男兵女兵攜手種下的紅柳、胡楊、沙棗樹,頑強地在“死亡之海”生長。

        隨著綠色一同蔓延生長的,還有大漠通信兵接續奮斗的榮光。

        那年,下士周攀和戰友奉命赴海拔4500余米的高原執行重大保障任務。輾轉抵達當天,兩人忍著強烈的高原反應投入工作……

        那個季節,高原雨天頻繁。為防止設備淋雨受潮,他們每天早上架設備,晚上及時撤收,第二天再重新架好。一次,設備試線出現問題。兩人頂著烈日,調試了兩個多小時。設備暢通了,兩人裸露在外的皮膚被曬脫了一層皮。

        去年仲夏,馮霞代表單位參加空軍組織的帶兵骨干新大綱集訓。

        參訓的都是空軍各部隊遴選的帶兵尖子,這名大漠女兵咬緊牙關沖鋒在前,努力攻克一個個課目。雙杠支撐前移,是新兵訓練必考課目。三個女兵連“PK”,各連隊選出實力最強的兩名女兵,最終進行6人對決。

        喝彩聲震天,“兵王”輪番上陣。馮霞雙臂奮力支撐,快速移動,一路拼殺奪得第一。

        那個訓練日,馮霞的照片被貼上“訓練龍虎榜”,她的名字前面,團隊番號赫然醒目。這位大漠軍營的第一批女兵,輕撫掌心磨出的血印,內心的自豪如當天的陽光……

        回到連隊,她精心制作PPT給戰友們講述訓練感悟,講述不服輸、打沖鋒的戰斗精神,戰友們聽得熱血沸騰……

        “匯總編撰一本話務班培訓教材。”今年春節剛過,連長張文俊便帶著幾名女兵骨干忙碌開了。整理零散資料、輸入電腦、補充缺失內容……他們廢寢忘食加班。想到今后新兵訓練和老兵業務訓練有了“寶典”,他們休息的時間很短,但干勁十足。

        一名上級領導,清楚記得去年他查詢號碼時的偶然對話。

        “??號,最后一次為您服務。”一名女兵報出電話號碼后,隨口加了一句。

        “你要退伍了?”這位領導關切地問起。“是的。”女兵回答。

        “感謝你的辛苦付出!祝愿你今后的人生夢想成真。”

        電話那頭,女兵沉吟一秒,用顫抖的聲音說:“謝謝您,我會努力的,不讓老部隊戰友失望。”

        聊起那次經歷,這位領導感慨良多:“這些年輕的士兵,在用自己稚嫩的肩膀守衛祖國西北邊陲,我為他們感到驕傲。”

        “我們是五月的花海,用青春擁抱時代……”有首歌唱得好,這也是堅守大漠的青年官兵,心里的旋律。

        留隊名額有限,女兵們服役期滿大都要離開部隊,但大漠邊陲的連隊依然是她們最愛的家。張玲、王雅、洪熊熊3名女兵和男兵衣力亞爾,退伍后報考了留疆干部,繼續留在駐地工作。節假日他們總喜歡回連隊看看,每名新兵、每棵樹都讓他們快樂不已。

        “軍人吃苦耐勞的勁頭,就像紅柳扎根大漠一樣種在心里。”張玲如今是一名鄉鎮扶貧干部。一年到頭,深一腳淺一腳走遍田間地頭。

        有位70多歲的維吾爾族老人患有眼疾,是重點扶貧對象,張玲一有空就帶著藥品和生活用品到老人家中探望。老人也把她當成親女兒,拿出自己種的大棗和葡萄硬塞到張玲手里……

        “依依紅柳滿沙灘,顏色何曾似絳霞。”在這里,她們像紅柳,將根深扎沙丘,堅守塔克拉瑪干;在這里,他們的青春夢想嫣然生香,永遠年輕。?

        責任編輯:姬彩紅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
        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