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rk2cw"><dl id="rk2cw"></dl></code>

      <font id="rk2cw"><sup id="rk2cw"><sup id="rk2cw"></sup></sup></font>
      <s id="rk2cw"></s>
    1. <cite id="rk2cw"></cite>

        婁煩鎮戰斗:槍筆輝映的新聞輿論戰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周 云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05-07 16:57

        戰斗簡況

        婁煩鎮戰斗,是八路軍抗戰史上中外記者團現場觀摩的一場戰斗。婁煩鎮,地處山西省太原市西北部,位于呂梁山區腹地,抗日戰爭時期是我晉西北抗日根據地的重鎮,1942年被日軍侵占。1944年8月28日,八路軍晉綏軍區發動秋季攻勢戰役,由八分區二支隊擔負收復婁煩鎮的戰斗任務。9月23日夜,婁煩鎮戰斗正式打響,25日夜戰斗勝利。婁煩鎮戰斗參戰兵力僅3個連隊,戰斗歷時不足3晝夜,殲敵80余人。中美英蘇等國記者組成的中外記者團親臨戰場現場觀摩。

        研史析理

        婁煩鎮戰斗規模雖小,但國際影響不小,政治意義重大,它戳破了國民黨反動派對八路軍的造謠、誣蔑,使外國記者信服八路軍在敵后是真正堅持對日作戰的。八路軍英勇抗戰的事跡通過中外記者團筆頭和鏡頭有效傳播到全國、全世界,產生了良好效應。

        “重視”是婁煩鎮戰斗宣傳成功的基礎。抗戰時期,國民黨當局大肆散播“八路軍抗而不戰,游而不擊”等謠言,對我軍造成了不利的國際輿論影響。1944年4月,由中美英蘇等國記者組成的中外記者團將參觀訪問我抗日根據地。毛澤東等黨和軍隊領導人當即決定把握這一難得機會,做好外宣工作,打破新聞封鎖,消除虛假宣傳影響,提升我軍國際形象及影響力。在中外記者團抵達根據地之前,總政治部即發布了《關于加強我軍對外宣傳工作的指示》,要求“敵后各地區部隊首長及宣傳機關,注意指導并組織我軍的對外宣傳工作”,特別強調“打小仗也要報導,生動有力地宣揚我英勇戰績”。中外記者團在延安活動期間,毛澤東專門電告中共中央晉綏分局“(中外記者團)將赴晉西北參觀”,并強調了國際新聞報道對我軍的重要性。1944年9月6日,記者團抵達晉綏軍區八分區轄區。根據晉綏分局、晉綏軍區指示,八分區司令員王長江、政委羅貴波熱情迎接了記者團,并在婁煩鎮戰斗前夕組織部隊開展層層動員教育,講清中外記者團現場參觀此次戰斗的重大意義。60多年后,當年參戰的八路軍老戰士趙廉潔還清晰記得“政委給我們講了這次任務的重要意義”,一是“粉碎國民黨的造謠誣蔑”,二是“爭取國際支持和援助”,“所以,上級交給的這個任務,我們要千方百計地圓滿完成。”全體指戰員對國際宣傳工作的高度重視,為婁煩鎮戰斗取得良好宣傳效果奠定了基礎。

        “主動”是婁煩鎮戰斗宣傳成功的關鍵。在記者團之前的采訪活動中,我軍出于確保記者們人身安全的考慮,通常只安排記者在后方參觀俘虜及戰利品,盡量避免記者靠近前線。但隨行國民黨官員卻頻頻置疑俘虜及繳獲的真實性,并不斷造謠誣蔑。八分區領導在據理力爭、嚴詞駁斥的同時,決定主動邀請記者團現場觀看即將展開的婁煩鎮戰斗,用“真實”回擊國民黨的“虛假”,切實掌握宣傳斗爭的主動權。25日夜,我軍掩護記者抵近距敵碉堡不足300米的前沿陣地,帶領記者親眼觀看我軍構筑工事,親身感受日軍炮火襲擊。戰斗中,我八路軍指戰員奮勇作戰的場面和人民群眾不顧危險,冒著敵人的炮火運送彈藥、轉運傷員,以及將熟雞蛋、燒餅、綠豆湯送到戰士們面前等場景使記者們深為感動震撼。記者們接連發表通訊文章報道此次戰斗和在根據地的見聞,路透社記者武道在《大美晚報》發表《我從陜北回來》長篇通訊,高調地宣布“關于第十八集團軍是否在和敵人作戰,我能夠回答‘是的’,我在晉西北看見了這樣的戰斗!”

        “真實”是婁煩鎮戰斗宣傳成功的根本。婁煩鎮戰斗前線,當外國記者得知我軍沒有火炮時,驚呼:“日軍碉堡這樣堅固,沒有大炮能打開嗎?”隨行的王長江司令員自信而幽默地說道:“放心吧,先生們,我們的‘大炮’埋在地下,‘炮彈’早已鉆進敵人堡壘的基座下了。”原來,我軍挖掘了直通敵碉堡下方的地道,并用14個棺材裝著4000斤炸藥,通過地道運送至敵碉堡地底下。隨著一聲令下,預埋的炸藥被引爆,轟隆巨響中,日軍碉堡騰空炸起,我軍隨后發起沖鋒,贏得戰斗勝利。抗戰時期,毛澤東曾專門電令各部隊,要求“我軍公布戰績的數字一律不準擴大,均發表實數”,并鮮明指出為擴大宣傳影響而加倍報告戰績的辦法“對群眾不真實,對黨內造成虛假作風,對敵人則引起輕視,對外界則引起懷疑”。婁煩鎮戰斗中,沒有拔高,從指揮員到普通一兵都展現出最本真的一面,既沒有妄自菲薄,過分強調武器裝備的簡陋;也沒有像近些年的“抗日神劇”一樣捏造虛構、夸大其詞,而是用“真實”打動記者。

        在全球化和信息化的今天,輿論斗爭已成為名副其實的“第二戰場”,新聞輿論戰已經成為一種新型作戰樣式,媒體成為了特殊的作戰武器,制新聞權的爭奪異常激勵,新聞輿論的作戰功能日益突出。我們必須更加重視戰時國際宣傳工作,著眼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主動公開發布相關信息,積極拓展宣傳渠道,創新模式方法,并緊緊抓住“真實”這個根本,建立融通中外的表達方式,確保宣傳實效,在執行維和、護航、維權等非戰爭軍事行動以及未來作戰時,要敢于發聲,善于發聲,主動占領軍事輿論斗爭的制高點。

        (作者單位:軍事科學院軍隊政治工作研究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看